我自渡河而来

醉酒的缪斯于此陷入长眠。


此为自留地。









对那个帅气厉害的法译西校就是小生,来找我玩啊。(?

我从睡眠中醒来,光怪陆离的月亮挂在门前,犹如一颗硕大而苍白、被斩首的头颅。这张脸缓缓对我转来,月光便填充了整间屋子。钟在光里融化了,时间流逝是一件如此可耻的事。花盆倾倒在地上,土也洒落出来,便成了赤裸光里的唯一阴影,像条匍匐在地的黑猫。